印度Cachar地区首府Silchar是现代马球的发源地,成立于1859年的Sichar俱乐部也成为世界上最古老的马球俱乐部,现代马球比赛的规则就是依据这个俱乐部当年的规则制定的,而现代马球运动的完善和推广,则归功于英国驻印度的军官们,1869年,皇家骑兵队的一些军官将马球运动介绍到英格兰,惠林汉姆俱乐部成为英国马球中心,之后马球运动逐步传播到美国和各英联邦国家。

唐代盛极一时的马球运动为艺术家提供了生动的创作题材,法国吉美博物馆藏唐打马球俑。

在遥远的东方,有关马球最早的文献记载是东汉末年大名鼎鼎的曹植在《名都篇》中的记述:“连骑击鞠壤,巧捷惟万端”,而1300多年前的唐代,它已经风靡整个社会,不过却有另外的叫法,“击鞠”。

唐朝时,因为皇帝们的喜爱和推崇,马球运动在中国达到鼎盛 ,19位皇帝里11位爱打马球,使之在宫廷贵族和军队之中广泛流行,其中唐明皇李隆基还是个马球高手。天宝七载,安禄山曾献给玄宗以“打球士、生马三十匹”,这或许是中国最早的职业球队了。

唐代章怀太子李贤墓中的马球图壁画中,20多位骑手,身跨彪悍骏马,头戴黑色幞头,黑色飘带在空中飞舞,脚蹬黑色马靴,手持擂绳和球杆,聚精会神地盯住地上的马球挥杆,这一幕与一千多年后的现代马球比赛,除了比赛人数与服饰,其他何其相似。

在唐代,随着马球运动的日益盛行,马球场的建设也逐步得到发展与完善,唐朝前期以梨园球场最为闻名,后期则以含元殿球场著称,1956年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在西安北郊唐大明宫遗址就发掘出土刻有“含元殿及球场等,大唐大和辛亥乙未月建”的石碑。除了白天打马球,这里晚上还会点上大蜡烛打马球,这恐怕是中国古代最早的“灯光球场”了。

唐以后至宋、辽、金时期,马球运动仍较为流行,朝廷还将马球运动作为隆重的“军礼”之一,甚至为此制定了详细的仪式与规则。

每年三月要在都城汴京(今河南开封)的大明殿前举行打球礼,皇帝亲自上场打球。随着北宋时商品经济的发展,马球运动还走向了社会,为市民所享有。据《东京梦华录》记载,在汴京“宝津楼之南,有宴殿……殿之南有横街,牙道柳径,乃都人击球之所”。后来民间出现了“打球社”的专门组织,提供“走马打球”服务。

这个时期,马球的流行也仅不限于中原地区,辽人从中原学去马球,史载辽圣宗“好击毬”(《辽史 · 圣宗纪》) ,《析津志》记辽国把打马球作为节日的传统风俗,于端午、重九击球,而《金史·礼志》也记金人于端午击球。

明代《明宣宗行乐图》中的马球,已经不是之前唐宋时代的对抗性运动,而转变成纯表演性质的活动。

明代,马球仍流行,《续文献通考·乐考》记载明成祖曾数次往东苑击球、射柳,而明《宣宗行乐图》长卷中绘有宣宗赏马球之场面,不过此时它已不是对抗性的双球门竞赛,而是单球门的表演赛,当时的马球赛,前面有六匹马,四马伫立,两马奔驰,球门的彩绘板壁下面开有一小孔,球手挨个纵马射门。

由于马球运动的特殊性,只有100多年历史的现代马球运动,依然是只属于少数人的“贵族运动”,只不过它现在又多了社交与慈善等当代属性,图为2018年英国马球日中国站活动中,时髦的中国淑女。

时间又过了一百多年,直到2004年,现代马球运动才又在中国掀开新的篇章——第一家专业马球俱乐部成立。

2009年,中国第一个由政府主办的国际马球赛事——北京国际马球公开赛应运而生,而2011年开始来到北京,并且已经连续举行了8届的英国马球日活动,则成了众多马球迷们每年必到的马球界“嘉年华”。

在英国马球日活动上,除了帅气的球手与飘逸的骏马,还有着装优雅,且佩戴众多美丽帽饰的淑女们。

英国马球日在全球开展的活动中,已接待过12位王室成员、100位亿万富翁及全球革新领导人,其中包括Richard Branson及Elon Musk。

自2011年该活动创办以来,迄今已邀请了超过两万名嘉宾参与,筹得两百多万美元的善款,用于公益事业。

去年第八次重返北京的英国马球日中国站活动,云集了五支球队,来争夺两个奖杯,当天活动依旧选在北京唐人马球俱乐部举行。除了中国马球传奇人物刘诗来先生外,前英国马球队队长及皇家礼炮全球马球大使Malcolm Borwick也参加了当天活动,并担任Chelsea Barracks队队长,同场竞技。

马球,这项在中国古代曾风靡1000余年的运动,虽不可能回到唐代大文豪韩愈在《汴泗交流赠张仆射》中所描述的“球惊杖奋合且离,红牛缨绂黄金羁。侧身转臂着马腹,霹雳应手神珠驰。超遥散漫两闲暇,挥霍纷纭争变化。发难得巧意气粗,欢声四合壮士呼。”的场景之中,但此刻却也有了游子归家之感。

但愿它所代表的积极、进取,以及不同文化间交流之意,可以不间断地传承下去,因为体育便是最好的文化大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