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防疫政策下,美国人在寻求既能保持社交距离、又能享受户外的运动,高尔夫成了选项之一。过去的两年里,高尔夫市场在美国呈现高速增长。根据全国高尔夫协会的数据,2021年,美国新增320万高尔夫球手,创造了年新增球手的历史新高,其中,女性高尔夫球手增加8%,而自我认知为少数族裔的人群,打高尔夫的人数也扩大了6%。

这项由农民发明的运动,最早起源于苏格兰。一个牧羊人偶然用牧羊棍将一颗圆石子击入兔子洞中,得到启发,发明了高尔夫。跟中国相比,高尔夫在美国有着非常亲民的价格。

以金门公园为例,作为旧金山市内最大的公园,地位相当于纽约中央公园。公园自运营一座9洞的高尔夫球场,每10分钟开场一次,主要客群为高尔夫初学者和本地居民。周末场价格相对平日较高,票价为27美元/场/人,本地居民优惠价为20美元/场/人,本地青少年的价格则为10美元一场。

换个维度,一部最新版苹果手机的价钱,可以供一家四口组团,在金门公园打7次高尔夫。旧金山也有高规格球场,价格略高,但远称不上高不可攀。

伍兹曾在旧金山的TPC哈丁公园夺冠。这座高规格球场建于1925年,举办过2015世界高尔夫球锦标赛、2020年的PGA锦标赛,面向旧金山本地居民的周末价格,为78美元/场/人。

在休闲、旅游、酒店行业纷纷被疫情影响的情况下,高尔夫球凭借自己户外、运动、社交的属性,加上不贵的价格,在美国逆势上扬,迎来行业小阳春。

高尔夫装备和服装企业因此纷纷借上东风。球杆品牌卡拉维(Callaway)、球具与服装品牌泰特利斯(Titleist)疫情期间的销量均突破历史新高。2021年上半年,泰特利斯在美国的销量增长75.2%。

2021年5月,韩国私募基金Centroid Investment Partners以17亿美元收购著名高尔夫球杆品牌泰勒梅,促成高尔夫业内迄今为止最大的收购案。该私募创始人Jinhyeok Jeong表示,高尔夫行业目前正经历高需求阶段,“民众参与度快速上升,高尔夫在世界各地都有强劲的市场前景。”

新晋高尔夫装备品牌Stix Golf是另一家受益方。其创始人Gabe Coyne是一名程序员,作为一名业余高尔夫爱好者,他创业念头已酝酿多时,选择在疫情期间上市,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对自家产品在疫情期间的销售目标,Gabe最早的预期是“一天卖出一套”。

与之相反,Stix Golf一推出即供不应求,一卡车一卡车地卖货,每辆卡车上都载有500套球具。高尔夫市场的小阳春冲击了Gabe的认知,在投资者看来,是Stix Golf的高性价比冲击了原有的球杆市场。

Gabe从13岁开始接触高尔夫球。一开始,他的球杆是200美金的新手杆,在更新球杆套装时,他发现市面上只有两种主流价位:一种是250美元左右,面向新手、青少年的入门基础杆套装;另一种是2000美元以上的高端高尔夫球杆套装,后者声称承载了高尔夫球杆最顶尖的科技。250~2000美元,他在中空的价位段里看到了商机。

高尔夫球杆由杆头、杆身和握把三部分组成。入门级别的杆头可以用锌合金压铸,便宜、外观也不错,但硬度小、不耐磨、容易氧化,质量不如不锈钢杆头;杆身,单说碳素杆,重量轻、扭矩越小越好,成本在2到80美元不等。作为一个打了几十年高尔夫的程序员,Gabe认为,90%高尔夫爱好者的比赛水平,根本用不着承载“最顶尖”科技的球杆。对票友来说,球杆能实现90%的功能就足够了。

Stix Golf应运而生。简约外观又兼顾功能性,让其产品获得红点奖。一开始,公司以799美元的价格出售哑光12杆套装,后根据客户反馈,升级球杆的杆身材料,耐用性是原来的五倍。杆数更是增加到14支,还附加了球袋和球头套,而14枝杆套装的最终价格为999美元。

这是Stix Golf的拳头产品。和泰勒梅、卡拉维等动辄2000美元起的球杆套装来说,“半价”套装,对新晋高尔夫球手具有一定的诱惑力。2021年,产品销售额连续三个季度翻番。

Stix Golf的产品竞争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成本和质量两者之间的平衡。

高质低价的实现,除了产品本身的科技、设计要过硬外,原材料、仓储、物流、广告宣发的价格,都决定了这些“大牌平替”最终能否盈利。

最直接的就是供应链问题。Stix Golf官网上,产品SKU不超过20个。相比泰勒梅、卡拉维等流行多年的高尔夫球杆品牌,产品线可称得上单一。某种程度上,较为简单的SKU数量能够压缩一部分商品策划和设计成本,更多的成本空间则可以让渡给相对来说较不稳定的劳动力、物流和仓储。

为了达到质量和价格的平衡,Gabe遍寻生产商,最终决定将产品放在中国制造。广东顺德有多家专门从事高尔夫球具生产的公司,一直为全球知名高尔夫球具品牌提供OEM加工服务,包括卡拉维、耐克、PING、YES等品牌的高尔夫球具均有从顺德本土公司委托加工的历史;江苏南通则有高尔夫球车的产业聚集地。

然而疫情所带来的供应链影响,可能会长期制约Stix Golf的利润空间,甚至影响其作为立身之本的腰部定价。

以苏伊士运河堵船事件为例。2021年3月,台湾长荣公司运营的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搁浅,造成了欧亚非贸易的大堵塞,可以说这次航道阻断事故让世界供应链“如鲠在喉”,为了满足交货期,有不少货轮绕行非洲好望角,代价是航行时间多出12天。据《劳合船舶日报》(Lloyds List)数据显示,长赐号滞留期间,每天有高达96亿美元的贸易受到影响,相当于每小时就有4亿美元/330万吨货物延迟交付。

把船开走,堵船事件迎刃而解。但疫情影响、俄乌战争、全球气候变暖等叠加的长线危机,则让供应链陷入一种长期的波动,解决起来也更为复杂。根据航运研究商Sea-Intelligence发表的报告来看,2022年1月,美国洛杉矶港、长滩港和奥克兰港的集装箱船靠港时间,相比2021年1月增加了一倍;而在中国,与2021年4月相比,船只在盐田港的平均转运时间,也增加了98%。港口压力使得全球进出口运输效率下降,码头劳动力的返工意愿不强,也加剧了供应链的供求矛盾。

供应链问题所引发的蝴蝶效应——更长的物流时间、更多的运输燃料和更多的仓储成本,最终还是会慢慢地转嫁到消费者身上。也就是说,作为大牌平替的STIX GOLF,可能在供应链的长期压力下,最终决定调整定价。

面对福布斯的采访,Gabe提到自己正在快速学习空运、海运等物流知识,A轮融资将更多地投入到社交媒体的推广、美国以外市场的拓展、智能供应链的建成等。Stix Golf想通过可追溯的供应链信息,来减少延迟交付情况的发生。

由此可见,面对消费者的高需求,Stix Golf正在迎合市场、扩大产能。然而,和其他耐用品所面临的的供应链问题一样,现货不足、海外制造受限、运输积压、劳动力短缺、原材料价格波动,都在限制品牌的长期发展。

Gaba在采访中提到了延迟交货的难题,从侧面可看出,这家异军突起的高尔夫球杆品牌已经在经历供应链波动带来的伤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