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为作死的是,有些体育剧求生欲很强,请来“小鲜肉”来演。这让本身就充满男性荷尔蒙气息的电视剧瞬间娘化或者腐化,只能是适得其反,比如《甜蜜暴击》。

不能不说,我们的隔壁邻居日本真的比较会拍“体育”题材的电视剧。一来他们的影视制作人员确实比较专业,能够避实就虚,从非专业角度把专业的事情拍好;二来,这类型题材的电视剧,他们喜欢“降维打击”,捆绑上校园、青春、商战题材,把相关类型标签的观众锁住。当然,人家也用小鲜肉来演,但是他们只用“青涩”小鲜肉,青春校园类型就用年轻人,自然能演出朝气和单纯。岁数不够大的官人们可能不知道,你们的老婆石原里美在不怎么有名的时候,也演过体育剧哦。是和今年大热的“裸导”山田孝之共演的漫改剧《好逑双物语》,那时你们的老婆还没有现在这么“风骚”,还是个青涩的美女。

故事的剧情其实挺简单,甚至是俗套(体育剧还能怎么样,当然是打比赛啦)。君岛作为干部候选,在公司收购案上得罪了泷川常务,因此被贬到公司的地方工厂做“总务”(后勤部长),同时还必须兼任公司下属橄榄球队Astros的GM(也就是球队总经理)。作为橄榄球门外汉的君岛,在逐渐了解了橄榄球队所面对的困境,逐渐了解了每一个橄榄球队员的努力后,慢慢爱上了这个体育项目,决心带领球队走出困境,夺得日本橄榄球黄金联赛冠军(最高级别联赛)。

《比赛完毕》的是原著是池井户润。这个写出《半泽直树》、《民王》、《下町火箭》的男人,对日本社会固化,日本企业之间的倾碾,日本政治家的“不作为”解构得相当深刻,虽然其中不免有戏谑和夸张的成分。企业与体育相结合的题材,并不是池井第一次尝试,之前就有《罗斯福游戏》。但是《罗斯福游戏》期间的商业宫斗的味道更为浓厚,相比而言的《比赛完毕》面向的主要还是这个运动项目。

第二个不同,这部剧的项目是橄榄球,这个项目太特殊了。以往的日本体育剧多数是没有身体接触的项目,比如我们上面说到的《好逑双物语》,讲的是棒球,棒球是完全没有身体接触的比赛,相对比较容易拍摄。《即使弱小也能取胜》也是如此;再比如山田孝之的另一部运动电视剧《水男孩》,讲的是水上芭蕾,同样也没有任何身体接触。团体项目又有身体接触,我印象中貌似只有2004年木村拓哉的《冰上恋人》,讲得是冰球,不过这部剧爱情的部分要大于体育运动的部分,个人的部分要大于团体的部分。

也因为如此,这部日剧没有其他日剧那样大量的使用“青涩小鲜肉”,毕竟橄榄球是充斥着肌肉味、汗臭味、身体剧烈碰撞和角力的项目,还是那些有点肉的怪蜀黍更适合出演。你让鹿晗来演橄榄球运动员?说出去你信么?

要是鹿晗做上面这个冲撞动作,估计会被反弹出去,根据小编的物理知识速度可能是他撞击速度的两倍。一部运动体育类电视剧,最重要的大概就是能够尽可能地贴近于真实。然而,这部日剧最大的亮点是它并没有拍成一部教你怎么打橄榄球的科教片却能让你渐渐喜欢上这个运动。原因很简单,它不仅真实地反映了这项运动,还阐述了职业体育的真谛,通过君岛这样一个“门外汉”总经理。

实际上,全世界的体育项目职业化的道路都差不多:体育运动群众化,从小到大的梯队建设,球队的职业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事到了中国就那么容易“荒腔走板”,无论是足球也罢,还是篮球也罢,真正职业化的可能只有球员的收入。以至于足球职业化了26年,篮球职业化23年,我们的成绩越来越差。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的球员不仅没有养成任何职业化素养,反而慢慢向娱乐化靠拢,这又是谁的问题呢?难道中国就没有像《比赛完毕》中君岛这样的有识之士?没有那些因为热爱而默默付出一切的教练和球员?

中国人有一句古话叫:“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是至理名言。种树和育人是一个道理,它都不能急功近利,你现在种下一棵树苗,要长成苍天大树可能需要几十年不断的培育和梳理,当这棵树成材之时,你可能已经无法享受它给你带来的益处,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你为后代留下了一棵可造之材。这里引用一下日本前足协主席川渊三郎的话作为结尾:“日本足协要做的就是准备尽可能多的选择项。JFA(日本足球联赛)准备10条途径的线条,要相信民众汩汩不竭的智慧。这样的土壤,才能孕生出有志从事、乐于从事足球事业的多样而丰富的人才,而日本足球也终将因此迎来一位十年不遇的天才球星的诞生。”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